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热门关键词: 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新葡萄京官网

当前位置:新葡萄京官网8455 > 新葡萄京官网 > 姐姐也不黑

姐姐也不黑

来源:http://www.lccyzc.com 作者:新葡萄京官网8455 时间:2020-04-07 13:37

没有同龄游伴的童年

  降生人间

  黄土高原,本不应潮湿,可是进了城,那石板铺的街道老是水淫淫的。听老人们说,灵石县城正坐落在河道上。不知何年何月天上降下了这块灵石,把地底的水眼堵住了。有人说耳朵靠着石头,能听到水流声呢。所以灵石不缺水,可永远也发不了大水,虽然潮淫淫,绝不会闹水灾。日本人来了,见了中国的宝就眼红,要把这块灵石挖走埋到他们的那个岛国的土地上,可是挖来挖去,就是挖不到根部,后来竟然挖怕了:这块一人多高的石头,根到底有多深?会不会连着地心?会不会把地球挖通?人类被水吞没?越想越怕,这才做罢。听说文革期间,造反派又挖,把石头挖断了也没挖到根,这段可是道听途说。这块荒野的石头,现在已进入了庙堂,成了本县的文物财源,参观要买门票的。

  因为是半山区,靠种地生活是艰辛的。但是,因为本县有那个上了书的富家滩煤矿,带动了经济发展,闫锡山治下,铺就的那条窄轨的同蒲铁路从本县通过,所以交通相对便利。老百姓的思想也不保守,和附近几个县的人一样,只要有条件,不少人家,大多有人在外做事。天津、北平、甚至到东北、包头、察哈尔,大多经营钱庄、当铺、颜料店、药铺、干鲜果品等行业,造就了闻名于史、闻名于世的晋商阶层。又因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韩、赵、魏三个国家的所在地,书香门第、官宦人家也无独有偶,甚至一家出了好几位大官,百姓的文化底蕴也不浅。王家大院这个状元府第,现在不也成了旅游资源了吗?

  1929年的农历金秋8月28日,我就出生在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的东南堡子。由于前面夭折了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所以我就成了老六。但是与前面的哥哥姐姐相互只差两岁不同,我与最小的哥哥也差了六岁。大哥比我大十六岁,行二的姐姐比我大十四岁,年龄的差距注定了我的孤单、独立。出生后,不仅身体禀赋瘦弱,皮肤还特别黑:爸爸不黑,妈妈也不黑;哥哥不黑,姐姐也不黑。我竟然黑得像已死去多年的爷爷,这就是生物学所谓的隔代遗传吧。这个特征伴随一生,不知我的好运是由它带来的,还是厄运由它带来的。懂事后,妈妈带着我看铡美案等包公戏后,不失时机地给我灌输:白脸奸臣,黑脸忠臣。以示我今后一定是忠臣,来淡化我的缺憾。以后我成了无神论者,也就从不委过于命运,少却了许多怨天尤人的烦恼,更没有谴责过父母为何单单把我一个女孩儿生成个小黑孩儿的过错。

  无论如何,父母都到了四十岁,还生了这个娃娃,也算个喜庆事,何况我出生在爸爸的事业的高峰时期,保不齐真的是我的生日占了四个八(八月、八日、十八日、二十八日四个八),带来点的后福吧。于是乎妈妈赶紧叫人给娘家送信,请在大清朝中过秀才的舅舅快来,为我起个好名字。舅舅不敢怠慢,叫舅妈急背礼品,当天起程,夫妻二人雇了两头驴,日头没下山,就到了静升镇东南堡子。这是租的房子,刚刚搬来不久。原来的祖屋在草桥村,爷爷过世后,叔叔夫妻无子女,嫌我家小孩子多,如果仍旧一起过,又由嫂子当家,太吃亏,于是就闹分家。爸爸在天津一家银号做事,两年回家探亲一次。上一次回来探亲,父母二人决意维护孝悌古训,只挑着一担自己的衣被,领着一队孩子,携扶着继母,毅然离开草桥祖屋,来到了静升镇东南堡子这个降生我的地方。

  舅舅性情好,才学好,写得一手好字,远近闻名。五官长得秀俊,神态潇洒,身材高挑,各方面都比妈妈好。可妈妈稳重能干、公平、厚道,当姑娘时就当家,当的还是三门的家。两个堂弟都服服帖帖地依赖这个堂姐,就是这个亲哥嫂也是唯命是从。妈妈治家有方之名,未婚前就已远播周边乡里。所以十九岁甫为新妇,即撑家门。既然妹妹要给老闺女起名,舅舅一边走一边内心早就盘算好了:凤为鸟中王;兰为王者香。占了花、鸟中的两个王,顶峰了,于是兰凤就成了我的名字。含义如此深邃的名字,也就是一帮哥哥们觉得俗不可耐,可谁有资格敢说俗气?一个小屁孩,将来也是一盆要泼出去的水。反正是大人的事,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不过我的命运也真不太好:由于母亲身体已达高龄孕妇阶段,我不仅先天不足,后天也不足。妈妈没有奶,又找不到奶嫫嫫不说,连爸爸从天津卫捎回来的洋炼乳,我也不咽一口,所以我从生下来就是以面糊糊维持小命的。

  个人命运不说,爸爸可是积攒够了钱。我出生后不久,就把红门堡顶间占地最大的一个院子买下了。所以我的记忆只有红门堡,而没有东南堡子。

今生今世的第一个记忆怪糖

  大清早,大人们早把院子洒上水,扫得干干净净。刚刚从屋脊上露出半个脸的太阳,把半个院子照得清新明亮。早晨好像全家人心情都好,一片喜气洋洋。昨天住在二间的杨大爷刚从天津回来,除去带回一年家用的80元现大洋外,还特别带回不少东西。

  三十多岁时,爸爸因两天两夜不睡觉,查出了一笔谁都查不出的帐,立了大功,四十不出头,破格擢被升到了副经理的高位。当然,收入也丰厚多了,不仅买了红门堡顶间占地最大的这处院,从东南堡子搬到了这个赫赫有名的红门堡。还给在北平学徒的大哥完了婚,娶了苏溪张家独生女。

  已经会说话、满院子能乱跑的我,醒来,炕上早没有了妈妈的影子,大人的被褥早已叠得整整齐齐,只有我一个人的被褥了,当然妈妈早起来做家务了。我不记得我因没有大人在侧恐惧过,我自己掀去身上薄被,爬下高高的炕沿,跳在地上(不跳到不了地上),穿上炕边的布鞋,出了当中窑(正窑)门,站在穿廊上,全家人都早把院子洒扫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院子砖地上,一块块还没有被吸干的水印。太阳刚刚在东楼顶上露出月牙那么大的脸,就把满院照得亮堂堂,加上院里泼水后的潮气,真舒服!

  妈妈听到我甩竹门帘的声音,也从西窑出来了。她手里拿着一个拇指大的、小小的窝头状的纸包,给我说:爸爸从天津给你带来的糖,快吃吧。手拿鸡毛掸子的姐姐,笑眯眯也凑过来,看着我,有点贼兮兮的不怀好意。我剥去糖纸,一颗非常刺眼的桃红色的毫无糖块的透明、滑亮特征的、尖尖的、宝塔样的糖块呈现在手心里。这个颜色,看着就叫人瘆的慌。平常零食都是在吃完饭才给吃,一家人除去奶奶在吃饭前喝一碗加一点盐的酸菜汤之外,没有人不吃饭就吃东西的。怎么今天变了?而且平常给我吃什么东西,姐姐从来也不屑夹一眼,今天我吃糖,她怎么还站在一边贼眉斜眼地看着我笑?这个糖怎么透着这么怪?用舌头舔了舔,甜的有点邪乎,更引起我的警觉。不吃,看样子又不成,只好手中攥着说:一会儿吃!妈妈装着相信走开了。我心中着急:丢掉?不敢。吃了?这是什么怪东西?一眼看到东窑门,这间东窑,只有爸爸回来和妈妈住。平常夏天在奶奶的西窑门前的露天灶做饭,冬天在西窑里做饭。妈妈和我、姐姐住正窑,大哥大嫂住东厢房,上学的二哥、三哥、四哥住西厢房。既然东窑没人去,就把这个怪糖藏到那儿,岂不甚好!掀起深蓝色的布门帘,迈过高高的门坎,进了窑门。屋里已被姐姐掸得干干净净。放到哪儿?条几的格子正好被太师椅子背挡着,就这儿吧。我小心翼翼把宝塔糖放在了条几格上,后退几步,看看正好被椅子背挡着,谁也看不见。大功告成,高高兴兴地出来。天气真好,朝阳明亮而不烤人,天空又蓝又水凌。一步一跳跑到院里,蹲在石榴树下,看蚂蚁寻食。

  呀!突然从东窑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妈,你看,兰凤没有把糖吃了,藏到东窑里啦!东窗事发,吓得我站起来,愣在那儿一动不动。屋里的人全出来了,围着姐姐看那块糖。果然大祸爆发,妈妈一句话也不说,沉着脸把糖拿到西窑里。一会儿端着一个小碗,另一只手用一个瓷勺不停地搅动:按住,灌!一场私刑上演:姐姐从穿廊的台阶下到院子里,右胳膊一夹,把我夹到穿廊上,妈妈早坐到小凳子上,两腿一夹,夹的我下身纹丝不能动弹,我只有放声大哭,两只手朝告密者姐姐的脸上抓去,妈妈把勺和碗递给姐姐,左胳膊一圈把我的上半身也夹得动不了,右手捏着我的鼻子,命令姐姐:快灌!也就两口,私刑结束。虽然我大哭抗议,可也是失败者。姐姐笑眯眯去洗碗,妈妈搂着我一边摇晃一边轻轻拍,以示安慰。恨死这个帮凶的姐姐了,妈妈当然不可恨。

  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腹中绞痛。姐姐拿了便盆,我拉完了,妈妈居然还不嫌臭,在地下捡拾了一个草棍来回扒拉。姐姐又叫开了:打下来了!打下来了!医学的胜利:打虫药要空腹吃。

姐姐出嫁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个晴朗的天,照惯例院子洒了水,扫得干干净净,散发出砖瓦泼水后的清爽气息。可是全家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剩下奶奶一个大人,看见我起来了,拉着我上了东楼,从木栏杆探出上身,向门外的坡道方向打探。我才注意到醒来听到的隐隐约约的吹、打声是来自院外坡道上。在奶奶的眺望中,那阵阵令人心里感到挺忙伙的吹打乐器声也慢慢地远去了。她扶着栏杆,冲着坡道方向探身瞭望,也不知看什么,口里说:走远啦!你妈一会儿就回来了。等下楼不久,妈妈回来了,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没见到姐姐。下意识:帮凶走了!姐姐再也不会帮着妈妈灌我喝药了。真好!我可不知道姐姐从此就被泼出了家门,成了别人家的人。

狗,真吃屎

  上午,妈妈和了一盆面,说是给奶奶过生日吃长寿面。另外还蒸了两屉带嘴的、并在肚上用刀背压了一条很深印的大馒头,还在嘴上点了红色,这就是我出生以来头一次看到的寿桃,真的桃子我还没见过呢!这顿饭,我吃了记忆中的第一次拉面。除去平日拌面的盐、醋之外,居然还添了些很碎的肉块。肉是用葱炒过的,真香!这顿饭比我平常的量多了一倍,可不是我要的,而是妈妈主动给我添了一碗。不知道是不是我打了肚里的寄生虫,我的食欲旺盛,两小碗面竟然没把我撑着。当然那个寿桃我可没吃,馒头我吃过,寿桃不就多个红点吗!

  吃了饭,大人们照例要在炕上吃完饭,躺一躺,浑身的肉长一长。我可不睡觉,就到院里看蚂蚁、找磕头虫。磕头虫是一种小的黑色甲壳虫,但头、身的比例近乎二比三。头部的力量很大,抓住身体留出头部放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甲旁,它就会不停地在你的指甲上磕头,不小心它就会在磕头过程中挣脱飞掉。这种虫不好找,可是蚂蚁好找,我知道它们的窝在哪里。

  院里静悄悄的,除我之外,就是那条雄威的大狗。它把头放在地上,四脚展开,肚皮朝下趴在荫凉下。这条狗是上学的哥哥们用尽心机从别的村偷来的小狗,它的妈妈就非常英武,哥哥们在这条小狗与它的手足降生后,向主人讨要,碰了钉子,狗妈妈又看得紧无法接近,几个人不知设计了什么严密的行动方案,分工合作才偷来的。偷来又不敢和家里说,就把它先关在堡外的一个坍塌的土窑里,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小狗长得已变了形才带回家。期间,人家主人真的访出了作案人,来到我家索还,但是妈妈不知究理,哥哥们又是铁嘴钢牙矢口否认,苦主拿不到赃物只好作罢。现在这条狗已长成了,从头到脚就是一个字:大。身高,已经到了我的胸部,头圆如斗,趴在地上比起我来都长。可从来不乱叫,连邻居的狗看见都绕道走,真叫不怒自威。我家连柴草院、磨道院共有大小四个院,妈妈带着一群孩子和奶奶,竟然毫无恐惧,狗将军功不可没。它除去送哥哥们上学外,平常就安静地游荡在院里,大门开了才和家人一起出去卧在门口或间道中。午间,大人们休息,当然它就守在院子里。

  忽然,我想如厕,可我不敢一个人去厕所,我怕掉进那个比我还大的茅坑里。又怕搅了妈妈的休息,我就在石榴树旁的没有漫砖的土地上方便起来。一群蚂蚁正在围歼一条活蹦乱扭的绿肉虫,那么大的一条活虫竟然被越来越多的蚂蚁拉进了它们的洞里。我看得入了迷,忽然感到臀部热呼呼,可把我吓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大狗不知何时到了我的身后,看我起来,它竟然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咂咂有声地吃着我刚刚出炉的米田共。

  狗吃屎原来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知为何被人们作为贬义形容词。长大了,在乡下的日子里,不仅狗吃屎,连猪也吃屎。人吃粮,狗吃屎,这是客观事实。用狗吃屎侮辱人,解恨可真无知。

恐怖的水沟眼

  天气挺热,还没吃到下午饭的时候,妈妈带我到坡上玩。这个堡子,随着地势的高低,建成四层成排的院落。挨着堡门的广场,最下一层叫底间,由底间往上数是二间、三间,最上一层不叫四间而叫顶间。位于堡门广场上坡道口的两侧有两口井,是全堡居民的水源,是谓全堡建筑的龙眼。全堡由下而上的坡道,全由不规则的大如锅盖的石头组成,是谓全部建筑的龙甲。顶间自然就构成了龙尾,我家就位于龙尾部分。妈妈到了二间和三间的地方,她就不向底间走了。因为已经过了正中午,坡上已经被坡西的住房影出了半坡荫影。南北的坡道形成的过堂风吹走了令人烦躁的暑气,坡上没有一个人影。妈妈就地坐在石坡上,乘着习习凉风。从我记事起,妈妈除去给我说过一段大姐揉下一块金蛋蛋,二姐擀下一张纸,三姐切下一把线,四姐下到锅里打秋千的儿歌外,从来没有向我讲过古经,更没有和我共同游戏过,都是我自己设计内容,妈妈守护在侧而已。百无聊赖的我,东瞅西看,突然看到三间房子底部那黑洞洞的水沟眼。里面有什么?兴冲冲地跑过去,高度正合适:沟眼和的脸一般高。扒住沟眼往里一看,黑洞洞的沟眼里,正有两点绿光闪烁,直愣愣地瞪着我。这一惊,吓得我心中狂跳,连忙跑到妈妈身边,紧紧靠着她,两眼紧紧盯着水沟眼,可是并不敢诉说我见到了什么。因为到水沟眼,是我自决行为,恐怖遭遇的大祸是我自己闯的,哪有理由和妈妈诉求!紧张之际,突然从水沟眼噌地窜出一只黑油锃亮、四脚雪白的大猫,向坡顶间飞快的跑去,转眼间无影无踪。原来如此!狂跳的心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这一切妈妈似乎一无所觉,我也就秘而不宣,把心中的怯懦埋藏起来。

嫂嫂的烟袋锅

  好多日子,找不到妈妈了。每天都是跟随着奶奶在西窑里睡,奶奶可不带我出大门外玩。而是无休无止地在西窑撮麻绳。

  离睡觉还早呢。西边的太阳撒满东厢房的门窗,嫂嫂的东厢房里传出了从来没有过的欢声笑语。我要看看:掀起淡蓝色的布门帘,原来是嫂嫂和几个女伴在斗纸牌。我走到炕前,自己的头刚刚和炕沿一般高,就是九层砖的高度,当然爬不上去。本来企望嫂嫂抱我上去,不知哪个人问嫂嫂:她会跟你婆婆说咱们耍牌吗?这下可好,嫂嫂不仅不抱我上炕,反而探身向前,拿手中铜烟袋锅照我的头砸下:滚!不仅头被砸疼,而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受到如此侮辱,此气难忍,心中大为愤概:你偷着斗纸牌、偷着抽早烟,还敢打我!妈妈你去哪里了?但我不哭,妈妈不在跟前,哭没有用。

  一天,太阳已经下山了。突然院里的人除奶奶外,全部跑出了大门,说是妈妈从汾阳看病回来了。这时没有人领我,没有人理我,更没有人抱我,我被所有的人忘掉了。我远离人群,一个人躲藏在无人的三间,藏在间道南侧,可又想看妈妈,蹬蹬蹬地跑到北侧,哪怕伴随着心中悲怨翻腾也想看到妈妈。去汾阳为什么不带着我?我就不叫你看到我!怀着报复的心情,又蹬蹬蹬跑到了南侧躲避上坡人群的视线。人群随着妈妈由底间到二间逐渐散去,最终妈妈到了三间,看见了我,一声兰凤就把我的思念、委屈、埋怨全部勾出。哇的一声打开了全部情感的闸门,一切一切悲怨都随着哭声飞扬消散,不知是谁抱着我紧贴在妈妈的身边行进,幸福地回到家中,那场烟袋锅污辱事件也变得渺小无味,嫂嫂绝不敢再动我一个手指头了。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8455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姐姐也不黑

关键词:

上一篇:新葡萄京官网哪天我才能给妈妈念闲书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