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热门关键词: 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新葡萄京官网

当前位置:新葡萄京官网8455 > 新葡萄京官网 > 即今天的广州美术学院附中

即今天的广州美术学院附中

来源:http://www.lccyzc.com 作者:新葡萄京官网8455 时间:2020-04-05 22:07

关则驹铜像 曹国昌作 2009年 曹国昌 关则驹写生 1983年 

国昌在工作室 则驹摄

  曹国昌,曾任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教授,现为中国美协会员,广东美协理事


  回忆,也许是我们这年龄的人享受的美好时刻。

  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一个炎炎夏日,我和关则驹一起进入中南地区唯一的中等美术专科学校中南美专附中,即今天的广州美术学院附中。我们分在同一间宿舍,同一个碌架床:他睡上床,我睡下床。在教室,我们又是同桌。大概,从此便注定了我们这对朋友在一起几十年。

  那时生活清苦。冬天来了,我们的棉被都单薄,而垫底的仅是铺在铁片网上的一方草席。冷得睡不着,我便爬到上床,用我铁板般的棉被铺底,用则驹稍软的棉被盖在身上,在仅宽八十厘米的碌架床上铺,我们拥挤着并闻着对方没洗干净且散发着别样气味的脚,在逐渐缓解的寒颤中睡去。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不算太严寒的冬天。

  则驹个子不高,虽并不精瘦,但也没有多余的脂肪,所以自喻为环保身材。他常引为自豪的是颈下胸口上的一片烧鹅红色据说是大志有成的标志,所以他爱穿背心。他忌讳穿短裤,因为自知两条腿肌肉不多。可他内心却从不示弱,在操场的沙地上他模仿的是足球守门员的角色,他左右飞身鱼跃,伸长双手将假想飞来的足球接住。兴奋时还能打两个空翻,不过有时会失手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他也有头痛脑热的时候,这时他便会在附中宿舍楼梯上下跑着,并高声呼喊:我病了!他的记忆力很强,看过的书,只要是感兴趣的,他能整段整段地背下来。多年后,兴致一来,他还会在我们面前声情并茂地大声背诵但丁的《神曲地狱篇》的开头一段。他思维活跃,连看到墙上的水迹也会发呆,神游到水迹的幻想世界里。

  刚入附中时,关则驹已经有一手十分娴熟、略带门采尔风格的速写技法,只要他一动笔,就会博得满堂喝采。而他的水彩和油画也十分悦目。附中的三年我一直受着他的影响。他是附中这棵大树上最高的枝条之一。他因为专业强曾是班长,但也因为太专注于专业而被罢免,而他自己竟也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在专业上连被罢官也全然不知,当然他也并不在意。

  一晃三年,附中毕业。则驹进入油画系,我进入雕塑系。但我们仍是一个班,一起上文化课。我依然关注着他,会到油画系去看他的画。

  在油画系,则驹显示出写实能力的巨大优势。看过他画的一张女头像习作,模特儿的忧郁眼神及充满血丝的眼角被极其细致地刻画出来,嘴唇、嘴角、唇线一点都不放松,深刻地画出模特儿所承受的生活的重压。在另一张男模特的头像习作中,他似乎不经意地画出男模特的鼻毛及污垢,却是更准确地体现出模特十分特殊的人生背景。而在他三年级时,他的油画创作《山村女教师》便入选全国美展,这是当时美院在校学生的第一例,也预示了他的艺术道路的高起点。

  同窗十年,我们于1968年分配离校。幸运的是,三年后我们又重聚海南,又在一起度过十年的时光。则驹在海南美术组,我在新华印刷厂任美术设计。那时我们都有了家。我的妻子曾秀琼也毕业于广州美院,我们两家人的情谊也因而更深厚。在那些生活很艰难的年月,一年里吃鸡的次数大概是两三次,而我们能翻倍,因为不管哪家杀鸡都会等着另一家来吃。

  我们还像学生时那样无所不谈。每次见面,我们的话题自然而然还是在美术的圈子里转,并且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也还是像在学院时那样爰去看他画画。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为了全国美展的作品征集,海南区委统筹策划,重大题材《林副主席视察橡胶园》的创作任务,便落到实力最强的则驹头上。当时条件简陋,则驹只能在区委礼堂后门旁边的一个角落作画。在这幅人物众多的作品中,那和煦阳光下斑斓的色彩充满生命力,人物刻画的深入令人赞叹,他对光和色的掌握与表达堪称登峰造极。这幅画给我留下一个极灿烂的印象。当作品送到广州观摩展出时,同行们聚在画前敬佩不已,有人甚至拿着放大镜在画面上细察他的用色用笔。其时适逢潘鹤老师经过,他也被吸引住了,指着画中橡胶树树干上的明暗部分问则驹,这些鲜艳的色彩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则驹答曰是用粉彩画出。潘老师百思不得其解,按理粉彩不能加于油画画面上。则驹即附耳细说,潘老师若有所悟,连连点头。可惜这幅画还没送到北京,仅在广州灿烂地闪了一下光便因为林彪的出逃而消失了。

  这不能不说是命运捉弄人。而且还不止一次。在1976年则驹创作的油画《新片上映》,同样是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它充分显示了则驹在技法、色彩、细节和人物刻画等方面的驾驭能力,特别是对大构图的驾驭能力。作品在省美展展出时亦曾轰动一时,可是也因为受四人帮所累而消亡。而他画这幅画时,有过四天四夜不眠不休的记录。

  这一次又一次的挫折并不能延缓则驹创造的脚步,因为对绘画的热情和对色彩的了解已是则驹生命的组成之一。而他的生命总是勃发向前。

  文革刚结束,则驹的作品便带着一股清新的气息出现在画坛。尤其是穿越和魔幻这类题材,他早在八十年代便已开始创作。 《时间与空间》、 《草原》、 《自画像同代人》等,就是这时期的代表作品。及至二十年后的《倒叙:古画人体》系列,更提升了他作品内涵的深度。

  关于《倒叙》系列,则驹说过:我让思绪在空白的画布上不羁地漫游,追随朦胧中的一个闪光,突然的一触!于是我用中国古代名画作背景,以油画与丙烯作媒介,用油画笔与中国毛笔,西洋画法与中国工笔画法,立体与平面同时在画布上涂抹勾勒,快意地挥洒一个与惯常脱节的画面。 在画中体现出了他高度的文化素养、审美情趣,以及优美雅致的东方情怀。他让我们怀着浪漫而写意的思绪穿越在当下与唐代之间,感受着被古典的文化气息滋润了的现代狂野散发出来的富于生命力的温润。

  这就是从深厚的文化底蕴中培养出来的中国艺术家,他自己也很为此自豪。曾有记者问他,掌握如此高的油画技巧是否曾在欧美学习过?同样的问题他也在美国常常遇到。每次他都正襟曰:我是在中国广州美术学院学习并完成学业的。早在学院时则驹便已有一句名言:这是气质所不允许的!如今事业有成,关于自己的出身,他一如往昔地说: 要否定自己的专业出身是气质所不允许的!

  则驹的芭蕾作品更是从九十年代起风靡至今。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仿制品,也包括了芭蕾题材和《倒叙:古画人体》作品的仿制。在深圳大芬村甚至有专门的画廊和画匠在从事产业性的制作。当问及则驹关于侵权的问题时,他泰然曰:随它吧,他们也很艰难。还不无骄傲地调侃自己:我养活了很多人呢!

  这就是则驹。

  数十年了,我是那么地熟悉他。

  他酷爱钓鱼,连看到地上的一滩水都想把鱼钩垂下去。他又嗜烟、好酒、爱茶。胃口不大,吃个七成饱便已满足,决不浪费地球资源。酒量也不大,却会为朋友而尽兴豪饮。在海口时,他曾有一次喝醉了,送他回家,走在大街上他还颇有风度地提醒对面远在十米外的路人不是我撞到你,当然你也没有碰到我。

  这就是关则驹,一个留着长发,点着烟象征性地吸两口即丢掉,而在卡拉OK厅大声歌唱还戏称是研究声乐的人,一个富有激情的、不羁的、狂放的,真正性情中的人。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8455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即今天的广州美术学院附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