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热门关键词: 新葡萄京官网8455,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新葡萄京官网

当前位置:新葡萄京官网8455 > 新葡萄京官网 > 即漫长的画马历史中

即漫长的画马历史中

来源:http://www.lccyzc.com 作者:新葡萄京官网8455 时间:2020-02-09 02:48

  马的矫健、俊烈、忠诚及驯良,给予艺术家以广阔的创作空间和灵感。

  秦始皇兵马俑的威武严整,霍去病墓前石马的浑朴亲切。汉代画像石,画像砖的丰富表现,马踏飞燕的神采飞扬,北魏敦煌壁画天马彩绘的报云追风,显示了古拙阶段鞍马艺术的独特风采。记载了漫长的关于马的文化与积淀。这些是可以见证的关于马的艺术造型。在随后可以传承的壁、绢、漆、纸画中,我们更可以看到在关于以马为主题的绘画历史中,即漫长的画马历史中,中国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杰出的画家,他们在丰富中国画的创作题材,创作技法中做出了大胆的尝试,为中国画的发展,为丰富中国画的表现形式及内容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以宋代规划的传统范畴中国画中,花鸟,山水,人物,走兽代表了最广的题材及内容的分类,而鞍马的绘画表现形式则要早于宋代关于中国画的分类。可以看出,画马在中国的绘画史中有着很高的历史地位,具有悠久的历史积淀。

  画家热爱马,他们选择马作为描绘的主题来表达自己涌动的创作激情,表达着自己的思想,服务于不同的历史时代,传承着历史的发展。可以说,画马是一脉相承的。

  目前为止,汉代长沙马王堆帛画中的马,是现存最早的关于马的作品,作者不详。我们现在能够看到如此久远的作品,应该感谢那个时期墓藏的高度技巧与国家强盛的统一。相信由于年代过于久远,许多关于马的绘画作品无法保存至今,只能成为历史的憾事。

  在中国画历史发展中,魏晋南北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时期。国家南北对峙,长期战乱,朝代频频更迭,而学术思想却格外活跃,从而促进了艺术的发展。这一时期的石窟壁画、墓室壁画、漆画都以蔚然可观。出现了开宗立派的画家、书法家,并且,作为奠立中国绘画理论基础的传神论、六法论也在这一时期提出。在绘画上被尊为画祖的顾恺之和他的卷轴画则最具有代表性。顾恺之的代表作《洛神赋》、《烈女传》、《女史箴图》中都有马的表现,而且马的表现丰富多彩,《洛神赋》中的三匹马一仰一俯一做打滚状,展现了顾恺之画马的高超技法。

  唐代是中国绘画史上的鼎盛时期,而画马也作为中国画独立一科而独立呈现。马背得天下的李世民让画家阎立本绘制当年座骥《六骏图》并置于昭陵作《六骏图》浮雕,足见画马地位崇高。由于马的地位尊隆,出现了题材广泛的关于马的作品,举凡调马、试马、习马、饮马、奔马、牧马等题材无不入画,并出现了许多画马名家。而以曹霸、陈闳、韩干、韦偃最赋盛名。遗憾的是曹霸,陈闳的作品没有传世,以至我们以见不到他们的作品。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是诗人杜甫歌颂曹霸画马的诗句,在现了曹霸的马具有了九重真龙的魂魄,达到了画马的至高境界,而唐玄宗命韩干向陈闳学画马的故事,多少可以从中获悉陈闳画马的神采及地位。韦偃出于韦鉴之家,也是唐代画马名手。他的《双骑图》,《牧放图》等表现马的作品,被后代画家以临摹,《牧放图》画马一千二百多匹,牧者一百四十余人,人马聚散有致,顾盼多姿,错落纷呈,堪称一绝。其展现了韦偃画马的深厚功底。曹霸的学生韩干也以画马箸称,其擅长画鞍马。杜甫曾称赞他画马笔端有神,笔落雄才。从典籍记载的传世真迹《牧马图》,《照夜白图》观之,韩干的鞍马确是最为精彩的,它形神兼备,呼之欲出,其线条更富于表现力。往往一根细如游丝的轮廓线便将马的皮毛肉骨及动感,生命力描绘的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创造了鞍马硕健丰姿,气宇轩昂又不失去骨气的典范,因此被后世奉为鞍马画的祖师。(线描法)韩干画马特别重视马生,并深入观察,研究各种马的神态,动作,骨脑,肌肉,毛色。由于韩肝有机会观察皇家内供厩马,因此他曾回答唐玄宗:陛下内厩之马皆臣之师也。由此可以看出他是最早提出以马为师的画家。韩干还有《相马图》,《明皇试马图》等传世。而画家阎立本,画圣吴道子皆画马。唐代画马遗作还有佚名的《百骏图》,《游骏图》,《明皇调马图》等,也是这个时期的杰出作品,并传世至今。

  赵岱、李赞华和胡環是五代时期以人物、鞍马见长的名家。赵岱的《八达春游图》、《调马图》是传世名作。其作品线描圆润,色彩艳丽,意趣华贵,透露出唐人的遗韵,群马昂扬悠然和雄壮的气势,都表现出画家平时的观察与积累及赏马生活中的耳濡目染。赵子昂称赵岱画马深得曹霸笔意,余亦好画,何能及也。李赞华、胡環同为契丹人,皆以画马著称,作品多表现契丹族人出行、射骑、围猎等场面。马皆膘壮粗犷,身健骨坚,骑手胡服猎装,弓箭备身,能取尽塞外的景趣。他们的笔法古朴雄健,清爽劲利,体现了当时北方画派的特色,在少数民族画家中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

  到了宋代,李公麟是最知名的画马高手,他发展了线描勾勒画法,其作品《五马图》、《御马好头赤画》、《摹韩干画马》、《二马》、《张果见明皇》、《临韦偃牧放图》等均是传世佳作。苏东坡曾赞叹李公麟画马曰:龙眠胸中有千驷,不惟画肉兼画骨。龙眠即龙眠居士,是李公麟的号。李公麟在唐曹霸、韩干画法的基础上,发展了自己的线描勾勒画法,以白描用线为造型基础,线条细劲而浑穆,略加水墨淀染。表现马的整体效果。黄庭坚也称赞他的画马兼有曹霸、韩干两家之长,体现出马的神情气度。并有养马人恳求他不要对马作画,以防带走马的精气之传说,其说明李公麟画马的高度境界。马和之、陈居中、龚开也是宋代的画马高手。陈居中的《文姬归汉图》有很强的史学性,深刻的记载了蔡文姬归汉的历史场面。龚开的《骏骨图》则有很深的思想内涵,作品表现了一匹设有缰绳束缚,瘦骨嶙峋的老马,低头缓步在微风吹拂中。从画家杂卷后题诗有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之句来看,隐含着深刻的寓意,昔日志在千里的功臣,今日遭此境遇,也似有瘦骨清相精神犹在的象征意味,为自身和怀才不遇者写照,这与龚开随着南宋灭亡而隐居不仕相吻合,是这个时期一张极具价值和象征意味的作品。赵霖的《昭陵六骏图》、杨徽的《二骏图》、李军的《阅兵图》也是这一时期的传世佳作,并广为后世传颂。

  元代开国初期,领土外扩。蒙古铁骑,横踏万里描述了成吉思汗依靠强大的骑军横扫亚欧大陆壮阔的历史场面。这一时期,也涌现出许多画马大家。赵子昂、赵仲穆,任仁发、任子昭是这一时期享誉画坛的画马高手。(勾勒渲染法)赵子昂是这一时期开宗立派的书画家,其提出的书画同源的理论对后人有着深远的影响,他的书法艺术影响妇孺皆知,人们常说的书法中的颜、柳、殴、赵中的赵体,即是他的字体。在绘画方面,赵子昂的造诣同样达到了至高境界,同时,他的马亦精致绝纶。其曰:吾自小便爱画马,尔来得韩干真迹三卷,乃始得其意云!说明他深得韩干画马之法,他广摹前人画马作品,同时注入新的气息。赵子昂在马的作品中开始运用丰富的色彩来表现丰富的物象,祥和的场景,并体现马与人与社会的关系。无论研究中国画史,还是文人画史,赵子昂都是一个不可绕开的关键人物。直至研究唐宋以来的鞍马方面,他也是个有突出成就的人物。赵子昂是海外最推崇的书画家,虽然他作为宋人嫡传后代而降元,遭到后人的一些争议,但在当时的历史时期,面对强大的蒙古国力,以及忽必列的真诚相邀,其为保障自己生活的社会稳定,及他为中国书画的发展所做的贡献,是值得肯定的。其子赵仲穆受他的影响,也盛名于画坛,对画马有独到之处。其孙赵麟,秉承家学,也善画马。像赵氏世家如此全能型的画家,尤为后世所重,并成为画坛神话。赵子昂的《调良图》,《秋郊饮马图》,《洗马图》,《古木散马图》等,赵仲穆的《临李公麟人马图》,《骏马图》等,赵麟的《相马图》,这些都是留给后人的传世佳作。元代画马中,任仁发,任子昭也是由为突出的画马大家,他们也是父子关系,在画马界中深掌其渊源,有很高的历史地位。任氏画马,仍见唐人遗迹,笔触圆劲细密,继承了唐宋以来写实的传统,但有了新的发展。任氏画马,注重马的雄健之气,给予马以秀劲挺拔矫健之美。其画中,马的身体修长,毛色明亮,四腿健长。任氏画马和唐人画马的马匹丰肥,肌胜于骨的造型不同,马长面,小耳,眼神,尾鬃细微刻划,师唐人画风而感其柔润化,刚柔相济,一如任氏风范,沟勒精微而得其魂魄。任仁发,任子昭在中国画马的历史上占有着重要地位。另外,刘贯道也是元代知名的画马名家,他的《元世祖出猎图》亦是传世珍品。

  明代随着文人画的兴起,以山水、花鸟为盛,人物鞍马日见衰落,但仇英,商喜,倪端,张龙章等表现马的作品仍对后人有着很大的影响。明四家之一仇英的《秋原猎骑图》,落笔奔放,壮健有力,作品表现清淡萧疏的背景中,人马聚散,醒目有致,并将诗书画融会其中,体现了文人画马的新的境界。张龙章的《胡人出猎图》场面宏大,图中骏马或腾跃昂首,或就地翻滚,或静待而发。作品动静相间,错落有致,前后承接自然,气脉相通。胡聪的《柳荫双骏图》,作品明丽清静,白马英姿勃发。古人云:善观马者,必求其精神筋力;精神完则意出,筋力劲则势在。此图二马,神采焕发,当可意会。

  清代是宫廷画盛行的时期,由于年代渐近,画家关于马的作品开始展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来。这时期作品里的马有的四蹄伫立,神情机警,显示出不待扬鞭欲奋踢的神态,有的飞奔急驰,展现马的勇往直前的性情,有的瘦骨嶙峋,体现了马吃苦耐劳或老当益壮的意境,有的添犊情深,表现出马匹之间的母子挚爱,有的交颈依偎,有的打滚嘶咬,或嘶鸣,或奋踢,或静立。活灵活现的展现了马匹俊美的气质。在清代的画马名家中,意大利的郎世宁,法国的王志诚,捷克的艾启蒙等来到了中国。他们作为朝廷的御用画家,带来了西洋画的凹凸阴暗和透视法,在宫内为朝廷画马。开创了清代鞍马科的新的技法渲染法。其中,以郎世宁最负盛名及代表性。郎世宁原名约瑟嘉斯底里阿纳。清康熙年间因擅长绘画被召入内廷供奉。他结合自己油画功底,将西洋画的明暗光影,结构透视等写实技法融入到中国画中,用中国画的手法来表现对象。他画的马无论是对形态、体貌、肌肉、皮毛质感的表现,还是对马所在场景的设置,都体现出光泽细润,色彩明快。他的作品以精细逼真的艺术效果受到了人们的好评。徐悲鸿评价郎世宁为中西融合,中为西用的工笔画马第一人。可见郎世宁在中国画马史中的地位。郎世宁的《百骏图》、《双骏图》、《八骏图》、《十骏图》,王志诚的《十骏图》等以及艾启蒙的许多作品,采用渲染法这一新的画马技法,对马的表现达到了工笔重彩画马的历史顶峰。郎世宁的《百骏图》是中华的艺术瑰宝,被后人广为临摹。其运用的渲染技法将工笔重彩技法的表现形式推入到又一高峰,对近代画马有很深影响。清代的顾见龙、张穆、钱丰、华岱、金农等画家以及外籍的安得义,在画马上也有很深造诣,这里不在祥述。到了近代,赵叔孺、蒲松窗、马晋、刘魁龄等画家在画马上也取得了很高成就。他们的作品将胸中的激情与对画马的见解结合在一起,作品很有表现力。同时需要指出,清代晚期已经开始有画家尝试用写意技法绘马。如任伯年,沙声远等。

  现代徐悲鸿在博学西画的基础上,融会贯通于中国画中,别开生面的开创了新的画马技法,为鞍马画科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徐悲鸿结合中西绘画精辟,用大写意大落墨的勾勒画法,奠定了写意画马的新纪元,开创了画马的新篇章。徐悲鸿通过早年在日本、法国对西画的学习,掌握了精准的写实技法。通过对马的肌体,骨骼以及神情动态的长期观察与研究,在数以千记的速写及素描后,他画的马笔墨酣畅,其见奔放出不狂媚,敬微出不琐碎,骨壮筋强,气势磅礴。作品中马的造型及勾勒准确而传神,墨彩烘染到位而精准。因此他画的马也独步画坛,广受赞誉。徐悲鸿画马注重马的风骨,多表现野马,不带马鞍,缰绳。不同于唐代的厩马、鞍马。厩畜的肥马,膘厚毛滑,只做供奉,稳行及观赏用,为历代画家所表现的对象。而徐悲鸿独画骨瘦彪悍的奔马,野马。作品更显精神与气韵,令观者心灵震撼,感悟龙马精神之所在。苏东坡曾有诗句:厩马多肉尻雕圆,肉中画骨跨尤难。则说明膘肥体壮的马是没有气质。而徐悲鸿确实对马的这种精神及气质的见解真是千古一绝,让人赞颂。徐悲鸿的马还表现在与时代的共鸣,即笔墨当随时代,来抒发作者的忧国忧民的爱国之情。他的《九方皋》、《奔马》等作品有着很深的时代涵义。《九方皋》是《列子说符》中的故事:伯乐年岁大了,到了退休年龄,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意思是秦穆公要伯乐在其儿辈中选拔人才,也算是子继父业吧。伯乐辞之以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同时,他力荐九方皋,臣有所与共与担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伯乐以为国举才为重,力荐可告以天下之马的九方皋。果然,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得,马至,果天下之马也。耐人寻味的是,九方皋寻的千里马,告以牝而黄、牝而骊。使人往取之,秦穆公很不高兴,对伯乐说,你举荐的这个可告以天下之马的人才,连马的公母颜色都分不清,怎么能相千里马呢。还是伯乐一语中的,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不视,而遗其所不视。秦穆公一试果然是千里马。九方皋求得了天下之马。而伯乐所荐,也真是天下之才。徐悲鸿通过画面表现这段故事,体现了他内心对人才的认识,图中的千里马,是他的作品中唯一带缰绳的马,表现了作者愿为识马者缚缰的心理。山河百战归民主,铲尽崎岖大道平的《奔马图》则表现了作者对国家的美好期望,具有很深的时代意义。

  以上是大致的说一些从古至今的画家在画马道路上的梗概,当然,遗述的画家是很多的。

  纵观画马历史,唐人画马多为游骑,狩猎,出行等。大都用横卷展开作品空间,曹霸,韩干等画家作品被后代广为临摹可见对后人影响之深。历代画马名手中皆可见唐人遗风,并皆自说以临曹韩入手,以成自法。五代、宋(如李赞华,李公麟等)有一人一马布局,人在右,或侍立,或牵缰。马匹侧身在左,重点表现。元代承袭这类人马图的构图形式(如赵子昂、任仁发等)。自宋张翼至现代徐悲鸿多画有《相马图》喻善于发现人才。从场面来讲,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寓意深刻,表达了一定的思想内容。韦堰的《牧放图》则堪称巨作,被称为万马之图。唐佚名的《百骏图》卷也是比较大的作品,也是体现唐人画马盛况的又一力作。图中百马或坐卧,或吃草,或嘶鸣,或跳跃奔跑。宋代李公麟的《临韦偃牧放图》则是对唐韦偃《牧放图》的再现,也为巨作。元代任仁发的《出厩图》横为二米,也可谓长卷,马匹刻画入微,意韵明快。明代张龙章的《胡人出猎图》在当时所描绘的出猎大场面,亦较为少见,当属珍品。清代郎世宁则绘有《百骏图》,场面宏大,描绘逼真,对后人影响较深。

  从画马的角度讲,史学将之归为鞍马科,然而中国画博大精深,自古至今无明确分类之标准,只是画家出于自身而借物言志,选择马而表现内心的境况与寄托。古法之《六法论》、《传神论》等到现今的教学亦无明确之说,特别是宋代以来,国家建立画院,培植美学,前期绘画本不分科,画家亦全面学习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等都要学习。虽然个个为多面手,然而这种教学有很多弊端。一些事物画家本人不愿绘画,只得强赋,更有多而不精之嫌。后多改为专攻自身爱好之物象,中国画按照题材才明确分为几块,但仍未定法至今。随着中国画的发展,人们亦发现专攻一科更可以熟练的将自己的性格与思想融入笔端,作品更显生命力。因此到了元朝以后乃至明清,画家虽也全面描绘物象于自己的作品中,其间不乏不胜枚举的多面手,但可以肯定,每一位杰出的画家,总以一种物象作为创作题材而融入毕生精力去研究与探索,去把自己的追求与理想,气质与胸襟投入到这种物象中。

  这也从侧面体现了中国画的广阔发展空间。但画马从古至今与人物一起是最有生命力的两个范畴,今天我们强调画马亦指这个范畴内的画马类别,相信画马能给画家广阔的创作空间来感受绘画艺术的美妙。

于淼(师鸿)北京 天马斋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8455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即漫长的画马历史中

关键词: